剛剛起床時候信先生說他眼睛痛,

我想大概是因為我們昨天晚上參加聚餐之後回到家都很晚睡的關係!

所以一早起床就畏光吧!

結果信先生一臉哀怨的對我說(這時候眼睛依舊沒有睜開的跡象)

老婆你昨天打我!

哇!!我有這麼暴力嗎?

我怎麼可能會打他呢!

只有上一次我被他用手肘不小心打到頭阿!

經過了信先生一臉哀怨的案發當時重現之後我才發現...

好像...真的有打到東西耶!

哈哈 信先生真的很可憐~

連抱著老婆睡覺都不能好好的睡個安穩,

我得說這真的很糟糕呢!

信先生 對不起啦!

老婆我不是故意的 我怎麼知道我睡著後還仍舊具有攻擊性呢^^'

不然明天起把老婆綁起來睡好了!

創作者介紹

虎媽‧大妞媽‧我還是我自己!

大肚魚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