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留職停薪到今天進入了第八天,

在婆婆家的生活很好 只是我還是有點怕婆婆,

因為婆婆的個性說風就風 說雨就雨的,

讓人猜不透摸不著。

其實婆婆很可憐,

倔強的婆婆從年輕就不怎麼好命,

沒有爹娘疼愛的從十六歲就一個人隻身北上到台中工作,

從此台中是他的故鄉 那個生育她的嘉義她反而一點也不熟!

嫁給信先生的父親後夫妻倆也還過得去,

不過信先生的父親那頭簡直可以拍個李家大院來當長篇肥皂劇了!

總之信先生在高中時後喪父 婆婆一個人母代父職~

夯不啷噹的十年就過去了,

這個家裡的戶口直到我過門才多了一個成員,

喪夫的痛苦加上房貸的壓力、信先生的求學...

很多的外在因素讓婆婆這十年並不好過,

十年來信先生正好在外地求學還有在外地工作,

於是 這間公公和婆婆用命拼來的透天屋 一直都只有婆婆一個人住,

不怎麼好相處的近鄰(老是愛說閒話還有眼紅婆婆家是這條巷子最大的)

讓婆婆家一直都是將鐵門拉下來不願意讓別人一探究竟~

我記得我過門那天是我們家很少見的將鐵門全拉上去的日子~

那天的婆婆也很開心~

我不禁在這幾天想著 信先生也許我們可以找個時間回台中定居,

婆婆這幾天一直再給我洗腦,

告訴我和她住的好處(其實她老人家怕寂寞)

這個家就要多一個新成員了,

能讓婆婆和信先生不會再孤單了:)

創作者介紹

虎媽‧大妞媽‧我還是我自己!

大肚魚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