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和信先生昨天晚上處的不怎麼愉快,

信先生昨天晚上帶我和婆婆出去時候在車上發了脾氣,

性子很急的婆婆就開始鑽牛角尖了!

她以為信先生不高興載她出去逛逛所以生氣了!

我也覺得信先生怪怪的 不過沒有多說~

直到我和婆婆下車去買北回的木瓜牛奶,

婆婆問我信先生是在生甚麼氣呢?

我才發現喔~信先生生氣了!(我是個遲鈍的太太)

於是我嫁進了夫家之後第一次看到信先生和婆婆起爭執,

不過倒不是第一次聽到婆婆對我說話不太客氣(我是個性子很直、腦袋又不會轉彎的媳婦)

婆婆氣到昨天回到家也對我說了些不好聽的話(所以我和寶寶是殃池之魚嗎)

看到婆婆這樣、信先生也不好受 做媳婦的我夾在中間更難受,

因為阿 我好像夾心餅乾的夾餡一般,

難受的緊~

昨天晚上掉著眼淚打給娘家媽媽說著這事情,

從媽媽的口氣聽來很緊張也很擔心!

在電話那頭叮嚀著我這個新媳婦要做甚麼讓婆婆消氣、幫先生做面子!

阿~又想起了娘家媽媽憨厚的笑容。

睡前信先生要我去婆婆說說為什麼他會臉臭臭~

可是 小媳婦我實在是沒有膽子在老虎發威時候靠近老虎^^"

信先生說著:媽媽不會兇你的!你是媽媽疼愛的媳婦;肚子裡還有媽媽很期盼的金孫~

呦~信桑,

你太看得起你的老婆了吧!

早上起床時候聽到了婆婆只喊我的名字 叫我起床,

還沒有喊信先生的名字 我想婆婆肯定還在生氣!

下樓和媽媽請安之後媽媽還放下正在做的工作特地跑進房子裡再幫我收拾些菜讓我能帶回來熱過就能吃,

婆婆很貼心(雖然他和娘家媽媽的性子不同 可是真的很熱心)

婆婆只是嘴巴壞 這就是所謂的「刀子口豆腐心」吧!

中午和娘家媽媽通了電話之後我想了想,

從前信桑和婆婆只有兩個人 吵了架一定是僵持不下的冷戰著(噢 我們到了北極)

那麼現在小媳婦過門了 可不可以改變一下這個寂寞了很久的家呢?

我不確定我會不會是個婆婆心目中一百分的好媳婦;信桑眼中一百分的好太太。

可是 我知道我能做的事情很多~

潤滑劑?夾心餅乾餡?要命的不孝媳婦?

誰也說不準我會是哪個對吧?

那就讓時間來證明吧。

創作者介紹

虎媽‧大妞媽‧我還是我自己!

大肚魚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