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很疲累了 卻又不知道怎麼抒發這種疲累,

最近睡前都會想著到底是哪個環節不對勁了?

怎麼會讓自己變成了現在的窘境呢?

越想心越寒 因為我竟然想不到任何可以解是目前窘境的理由或原因!

早上起床時候跟信先生說我很希望能喘一口氣擁有自己的空間與時間,

是不是每一對結了婚的愛侶都會走到像我們這樣,

我們之間夾著的不是孩子 是我佔有慾極強的婆婆,

是『刀子口豆腐心』、 是極度『喜歡照顧別人』...

我有了像還在白木屋工作時候的情緒,

那種很久沒有出現過的情緒!

當壓力到達一個臨界點我會想要哭的感覺,

奇怪的是 我並不在白木屋啊!我離職了耶~

搬回婆家至今我的情緒從五月之後一直很緊繃,

我實在是很佩服信先生 他能夠在婆婆的高壓政策下活了這麼多年,

我似乎很反骨 一點也不想妥協在他的高壓統治下!

卻為了娘家的家教、娘家的門風 我一再的妥協了!

我想到了怡靜曾說過的話「這個『家』甚麼都有,也甚麼都沒有」

說著我就會想跟信先生說,

可是他的壓力已經很大了 老實說不能再讓他承受任何壓力了,

可是我的產前憂鬱症好像就要開始了啊!

 

創作者介紹

虎媽‧大妞媽‧我還是我自己!

大肚魚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